美薇服饰有限公司
南京优武燕服饰有限公司
乔治汤米(英国)服饰有限公司广州恒隆皮装有限公司卡蔓国际时装有限公司广州彩云飞服装有限公司珠海新品服装有限公司

绿色饰品 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时间:2010-6-1 17:44:00 来源:不详

    编者按: 2008年下半年以来,我国饰品行业出口下降,一些企业面临困境。今年3月27日,国家财政部下发的财税[2009]43号文件指出,经国务院批准,决定提高轻纺、电子信息等商品的出口退税率,流行饰品也被列入了此次调整的范围,出口退税率从5%提高到9%,自2009年4月1日起执行。此次流行饰品出口退税率的提高,对我国流行饰品出口企业无疑是一大利好政策。

  与此同时,一些业者也开始从行业本身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从本期开始,本版将陆续刊发部分业者对饰品行业的反思和建议。无论是“绿色饰品”为行业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还是再论创新;无论是对金融危机下品牌的网络营销策略的思考,还是对“义乌国内饰品龙头地拉还能保持多久”的拷问……从这些文字中,人们可以看出,饰品行业本身的隐患顽疾,这些必须从根本上予以“医治”。唯有如此,饰品行业才能建立更完善的产业发展机制,从而加强产业自身的抗风险能力。

  绿色饰品是指具有环保设计理念的饰品,也是指可以增加健康而环保的饰品,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但对于当下中国饰品产业来说,绿色饰品更大程度上是指可以达到国外进口技术标准要求的饰品。这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已经成为影响中国饰品业乃至中国制造业国际形象的重要符号。

  “绿色”不仅仅是时尚

  随着人们对自身生存环境注重度的提高,绿色环保饰品在诸多发达国家已经成为时尚,成为全球饰品市场的新锐。“绿色飓风”席卷世界四大时尚之都巴黎、纽约、伦敦、米兰,亚洲的国际饰品之城东京、汉城等也受到波及。世界顶级时尚品牌几乎同时推出富含环保寓意的植物主题系列饰品。

  Breil的钢材质树叶首饰、施华洛世奇的水晶海洋幻想等,在带给人们自然之美的同时,也唤醒人类保护环境的意识,成为绿色饰品的典范。“绿色饰品”成为一种时尚,以其精美的工艺和绚丽的色彩征服了时尚达人的心。它带来的不仅是美的享受,更是美的延续,让人们装点靓丽生活的同时去感悟人类维护自然和谐的义务和责任。

  对发达国家来说,“绿色”已不仅是一种概念,更是一种技术要求,是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日本的法藤饰品通过独特技术将金属钛溶于水(水溶钛),并且将得到的钛颗粒渗透到织物材料的每根纤维中,设计制成环保饰物,主要利用的是金属钛的化学稳定性和特殊电特性能对人体产生有益的生理作用,从而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的功能。虽然价格不菲,但因其具有绿色保健理念而占领高端市场,受到注重运动保健人士的偏爱。欧洲时尚巨头Swatch于2005年圣诞节推出的名为“月光狂想曲”秋冬系列陶瓷首饰,以取材于大自然陶土“绿色饰品”为理念,以回归自然的淡雅设计为武器,在市场上攻城略地;2007年,又再度推出蓝色软陶系列,虽然以颜色更加丰富多变、一体成型不易破碎,区别于传统陶瓷首饰,但卖点依然是自然古朴的情怀和绿色环保,为市场树立了新的“绿色”标杆。

  对于经历一系列“毒品玩具、饰品”事件的“中国制造”和一个正在迅速发展、被世界眼光广泛关注的“发展中”大国来说,“绿色饰品”的意义不仅仅只局限于“时尚”的“小资”范畴。

  我国饰品或玩具产业在国际市场上“触礁”是事件的结果,但关键是问题的起源是什么?是国外发达国家专门为阻挠我国“崛起”设置的“陷阱”、 “堡垒”,还是国际市场对环境和自然可持续发展要求的提高?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显然会导致对“绿色饰品”意义不同的诠释。事实上,后种解释可能更使我们从事件中获益。因为早在1996年,国际标准化组织为推动全球环境及人类可持续发展,统一协调各国环境管理标准,减少世界贸易中的非关税贸易壁垒,已开始制定ISO14000环境管理系列标准。

  2000年,荷兰在一批市场销售的游戏机电缆中首次发现有害重金属镉后,欧盟开始着手制定RoHS标准,第2002/95/EC号指令规定,2006年7月1日,电子产品必须符合的RoHS标准强制规范开始实施。

  显然,目前的“绿色壁垒”并不是专门为制约我国制造(饰品)行业的发展而设置的,而是发达国家要保障产品对人体及环境的健康和市场竞争的结果。它是全球市场都必须面对的挑战,当然不可否认,当下这种“壁垒”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的“制造生产”大国的制约最为明显。

  如何跨越“绿色壁垒”,对于珠宝玉石首饰产品出口80.24亿美元、占有世界饰品市场半壁江山的饰品制造大国来说,已经是决定产业的优化升级和行业“生死存亡”的大事。显然,“绿色饰品”不仅仅是时尚,而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挑战。

    正视和面对“绿色壁垒”

  欧美发达国家在电子、饰品等行业实行高规格的“绿色标准”,对于习惯于依靠低成本战略扩张的“中国制造”来说,确实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对于资本比较单薄的一些中小饰品企业来说,甚至还可能是一道很难迈过的“生死坎”。如何借助“危机事件”促进我国饰品行业产业升级和可持续发展,成为考量中国饰品行业集体智慧的试金石。

  在战争时期,毛主席曾说,面对强大的“敌人”,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笔者认为,这种战争智慧同样适用于今天的饰品制造和贸易的商业博弈。

  首先,人们应该认识到,绿色壁垒的筑成来自于发达国家在健康和环保标准执行上的压力。它并不是专门针对中国出口企业设置的。标准一旦形成,所有的国家,包括东南亚、印度等我们的竞争对手都无可避免地受到标准的约束。也就是说,成本的增加是全球饰品行业都同样需要面对的问题。

  甚至可以说,其伤害也并不只对生产国有效。其次,人们应该尽快摆脱原先落后的“价廉物简,薄利多销”的思维定式,认识到生产过程中材料产生的环境污染不但违背国际相关标准,而且消耗我国的健康资源、危害我们子孙的健康,加大未来发展的成本。在思想意识上针对国际市场的发展趋势,树立环境和健康创造效益和创新发展的可持续发展观,通过战术上加大力度进行技术革新、材料创新和设计创新,才可以变压力为动力,突破贸易或技术壁垒。

  事实上,一味追求眼前利益、回避产业“科学”、“绿色”的发展趋势,将会导致行业发展出现中国珍珠业式的悲剧。在饰品生产中,养殖珍珠作为一种相对廉价且美观的原料,受到消费者的喜爱。我国养殖珍珠业在世界珍珠原料市场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总量占到世界市场份额的95%,但是产值却只占到世界市场的8%。如果从行业总体发展的角度思考,我们会发现这确实是一个悲剧。问题来自于中小企业一贯以来追求总量最大化的理念。许多珍珠养殖企业只顾及本身利益进行大密度养殖、追求单蚌插核最大化,不但影响了当地的水体,造成了环境破坏,还影响养殖珠质量,行业产值也不高,事倍功半。这个先例时刻警示我们:行业内低成本恶性竞争将导致“得不偿失”的严重后果。大多数饰品生产商在危机感的挤压下,想尽办法降低成本以扩大市场份额,追求“短期利益”的做法,不但不能成为成*宝,反而必将影响企业本身以及本行业的长远利益。在加入WTO和企业直接参与国际竞争而面对“绿色壁垒”压力的背景之下,如何在世界同行业的竞争中获得可持续的“绿色相对优势”才是产业发展的关键。但显然,依靠过去的主要由个体或中小企业为主组成的产业结构,这里打一枪,那里放一炮的游击战法,以廉价和损害自家未来环境为代价的做法,已落后于时代。

  因此,从参与国际竞争的角度考虑,为了避免中小企业恶性竞争,避免“短期利益行为”,我国饰品行业进行资源整合和资本运营、细化产业分工,刻不容缓。只有从思想高度正视问题的本质,从产业科学发展和保护人类自然的高度来运筹帷幄、推动行业发展,才能达到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跨越式”创新 创造“绿色产业”

  “绿色饰品”不仅仅与时尚有关,其环保意识和健康含义才是国际实行绿色标准的本源和动力。

  但对于一个原先依靠低成本材料和廉价劳动力优势发展的产业来说,要消化“绿色”导致的生产经营成本的增加,完成产业的升级,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跨越式”创新是中国饰品产业战术上完成产业升级三级跳的必然选择。要想达到跨越性的飞跃,我们必须具有国际视野和敢为天下先的思维。

  所谓“跨越式”创新就是要抛弃循序渐进的思路,在一个相对高的和国际接轨的起点上去规划和发展我们的饰品产业。长期以来,中国的出口产品以其物美价廉而受到世界各地消费者的青睐。“中国制造”的、玩具、纺织品等均占全球市场的首位。然而,中国饰品产业作为中国出口产业的一个部分,生产和产品结构性的问题突出,生产过程高污染、高能耗,自主知识产权和自主品牌少,低端产品多,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

  与此同时,随着我国市场更大范围、更深程度融入全球市场,国际市场价格波动和全球经济形势将对我国经济产生更大影响。所以,中国饰品企业应认真分析自己的劣势,借鉴国外经验,努力提高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争取尽快完成从“借鉴”到“引导”的飞跃。具体做法是:通过新的管理模式,利用产业集聚的规模效应和网络交易平台的低成本去整合行业的力量;通过利用政府和行业协会的渠道和信用,创造新的融资渠道和企业改造平台,为中小企业改造生产设备,开发新的饰品材料提供有效的资源;通过行业标准化体制建立,反客为主建立“绿色饰品”企业认证机制;通过区域品牌集成和推广,建立企业和设计师的利益联盟,以设计创造时尚,就可以推动中国绿色时尚的形成和跨越式的发展,最终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绿色饰品产业”。

  2007年,我国饰品行业主要流行饰品产地义乌年加工生产产值大约180亿元,流行饰品的产量占全国70%以上;而主要为流行饰品供应人造宝石的广西梧州年加工销售宝石产值25亿元,人造宝石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80%;另一个水晶等半宝石珠宝加工基地海丰可塘年加工各种半宝石超过5万吨,产量占世界加工总量的70%。显然,中国目前首饰制造产业是高度集聚的,但从对上述地区的调研可以知道,我国饰品的生产和加工除个别企业规模较大外,大部分生产企业还都是中小企业,甚至是家庭式作坊或个体加工者,多数企业或生产者对原材料来源及产品的质量生产管理模式落后,因此难以确保产品的质量标准长期稳定,同时也无法减低生产成本。如果集聚地地方政府、海关或者协会能对原材料的源头及进出口的产品进行统一的“保税区”式管理,并借助网络平台和其他产业集聚地或者国际市场进行有效的沟通,借助国际保险或物流体系进行一体化的流通管理,不但可以明显降低饰品的生产成本,还可以提高整个产业的管理水平。在管理模式创新方面,番禺珠宝产业基地开始进入实施阶段,可以成为饰品行业的参考。

  很多人可能会说,对于生产线的改造是需要金钱来保障的,而珠宝首饰行业目前最缺的就是融资的渠道,饰品行业规模更小,这个问题就更难解决。确实,对于经营规模不大,生产管理水平比较低的饰品生产企业来说,要中小企业自己筹集大笔资金进行生产线的改造,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如果利用地方政府和行业协会的管理渠道和信用集成,通过对当地一些有较好信誉的企业的考察,开发多渠道的融资担保,则是可能和有效的。近年来,深圳珠宝产业集聚基地的平稳发展为饰品行业提供了示范。

  行业标准化体系的建立包括两个部分,就是产品标准化和产业规范化。产品标准化,指的是所生产的产品必须要符合国家或其他世界贸易团体的相关标准,而产业规范化则是从管理意识和具体实施双方面按科学规范来要求企业自身。产品发展离不开体制的建立,要提高整个地区的饰品创新水平,行业协会必须对企业的发展方向和行为有所要求。

  要不断完善行业协会制定的产品质量标准并予以积极推广,在全行业推行标准化生产,提高全行业的产品质量和品位。行业的先驱们已经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流行饰品将告别“无标”生产。不久前,由国家首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浙江新光饰品有限公司联合撰写了中国饰品行业四项行业标准,其中《贵金属覆盖层饰品的规定》已经通过专家组审定,这标志着流行饰品即将告别“无标”生产,也使我国饰品行业的规范化和产品的标准化往前迈出了一大步。

  至于如何进行区域品牌集成和推广,建立企业和设计师的利益联盟,以设计创新制造时尚,饰品行业完全可以借鉴服装行业成功的发展经验,洋为中用,形成“绿色产业”阵营。

  显然,我们这里所说的饰品行业“跨越式”的创新也并不是毫无希望的“乌托邦”式思想,其实在兄弟行业或者其他集聚产地也已有先行者的脚印。前文所述的番禺珠宝产业基地的成功经营以及深圳珠宝产业聚集地的平稳发展,法国饰品行业公会的3C对流行饰品的认证,都值得我们学习。它们从细节到整体,合理规范了地区性行业。饰品行业通过借鉴来达到跨越,应该是行业整体素质提高的必经之路。

来源:中国黄金报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地址:
主题:
内容:
验证码:
重庆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②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③ 如您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30日内联系
④ 不良/侵权内容举报电话:023-63800591
诺德斯服装(深圳)有限公司深圳依贝尔服饰有限公司深圳市比格蓝德时装有限公司
珂罗娜时装(深圳)有限公司
法国巴黎金领服饰国际有限公司
广州市艮泰服饰有限公司
广州卡度尼服装有限公司
广东自由鸟服装有限公司
杭州碧雅服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