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薇服饰有限公司
南京优武燕服饰有限公司
乔治汤米(英国)服饰有限公司广州恒隆皮装有限公司卡蔓国际时装有限公司广州彩云飞服装有限公司珠海新品服装有限公司

苹果年度大会(Macworld)上,简单就是力量

时间:2010-1-6 10:44:00 来源:互联网周刊

  2007年苹果年度大会(Macworld)上,乔布斯揭开iPhone的神秘面纱,人们的眼睛又闪闪发光了一次。苹果公司为自己的产品设计下了定

义:简单、朴素,这回iPhone手机同样延续了苹果的简单主义基因,与其诸多产品如iPhone、iPod、iMac的设计一脉相承。乔布斯在苹果年度

大会上用iPhone手机打出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台下的乔纳森·伊芙(Jonathan·Ive)这个为苹果诸多产品定调的设计者。有人曾经这样评价

乔纳森,“乔布斯找到一个不仅懂得如何完成他的理想,甚至能超越他想像力,而且一次又一次地做到的人。”在乔纳森巧夺天工的设计中,

将苹果标榜的简单、朴素的气质淋漓尽致地诠释,使简单主义成为一种更易为人接受的商业教义,“拜苹果”数变成为时髦人士矢志不移的选

择。

  在20世纪70年代,苹果公司就提出“技术+艺术=商业力”的概念。设计是一门语言,是连接消费者与设计者的纽带,苹果并没有发明什么

新技术,他只是将现有的东西进行了重新诠释,用更加简单直接的方式来与消费者进行对话,从而直抵消费者内心世界,激发出无限的力量。

  少即是多

  乔纳森·伊芙开发的iMac,打破了原本计算机暮气沉沉的形象,使计算机摇身一变成为时尚界追捧的玩具(想想90年代硅谷精英是什么丑

陋的形象;松垮的西服,乱七八糟的头发,不修边幅,西裤下踏着一双发黑的耐克旅游;时尚界视之为下里巴人,他们能开发什么好看的东

西?)。乔纳森·伊芙将光与色彩的概念第一次引入到枯燥的计算机产品领域,之前没有计算机产品采用过这种不透明的灰色或米黄色塑料来

包装,所以它一开始惹出不少争议,但没有多久,市场就给出了它的最后判决:第一年iMac就卖出了200万部以上,成为离大众最近的时尚标签

  这位行业内的佼佼者曾经因为出色的设计在伦敦接受了英国女王的册封,获颁大英帝国司令勋章,他曾经这样回顾自己在设计过程中的一

个细节:设计苹果电脑Power Mac G4Cube时,我们用一整块塑料去设计东西,技术核心部件悬吊在一整块塑料内,这就不得不简化。1953年,

在北欧的瑞典,一个家具经销商刚刚为一张桌子照完相,正要装箱,旁边的一名助手说:“天啊,这样实在太占地方了,不如把桌腿卸下来放

在桌面上。”助手的提醒带来了自助组装家具、平板包装这一新概念,也使这个家居品牌走上了低成本之路。这就是宜家家居发家的故事。宜

家的企业文化来源于斯堪的那维亚(Scandinavia:北欧)和瑞典文化,宜家所标榜的简约主义以及对设计的精益求精使宜家在InterBrand(全

球领先的品牌咨询机构)的世界知名品牌排名中居于第44位。即使在一个设计鉴赏水平相对落后的中国,宜家家居也广受消费者喜爱,若是星

期假日到宜家家居逛逛,有心人立即可以看出这种简单设计的商品在中国消费者当中发射出多么巨大的消费吸引力。英国设计杂志《Icon》称

:如果没有宜家,大部分人将无法获得当代的设计。并且把宜家的创始人坎普拉,也就是那个把桌腿卸下来的家具经销商,评选为当代世界最

具影响力的时尚创造者。

  去除掉杂七杂八的东西。这或许就是苹果的“减法”法则,在设计中舍弃不必要的东西,保留必不可少的东西,而这些被提炼出来的要素

获得了更深厚的精神内核。

  “少就是多”是设计界广为流传的一句名言,提出这个口号的是密斯·凡得罗(Mies Van Der Rohe),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以

及包豪斯的第三任校长,他作品中的各个细部纹理都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绝对境界,甚至到了有些结构完全暴露在外的地步,但是这种风格的

设计让作品结构看起来既高贵又雅致,既纯粹又理性,它的简单主张变成一种不断演化的想像和一种持续的精神活动。

  设计潮流映照着一个时代的发展轨迹与社会心理的变迁。二战结束以后,世界的设计潮流开始走向另一个极端:形式—也就是外形,以及

它的“文化意义”被不厌其烦地强调。在强调功能的包豪斯以后,斯堪的那维亚的设计风格开始步向商业舞台。

  强调简洁、效率的社会性渗透到了斯堪的那维亚当地的设计思潮当中,在工业时代它和各种效率主义相关的思维融为一体,成为一种有着

欧洲文化底蕴的实用主义风格。它是一种比包豪斯更为柔和并具有人文情调的设计观点,即所谓的“柔性的实用主义”。它的风格在于它没有

20世纪30年代那样严格和教条,形体和边角都发生了柔化和弯曲,并与天然材料相结合,形成了一种“怀旧的有机形”。

  丹麦著名设计师保罗·汉宁森(Poul Henningesn)的PH系列灯,和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的“天鹅椅”、“蛋椅”、“蚁椅

”等,这些被传为佳话的简单设计,虽然体积都不大,结构也不复杂,但是对于产品的想像力,影响却是十分巨大。这影响源自于对人的关怀

,对产品功能科学性的分析,以及对材料真诚的尊重,这都是以前人们不够重视或者是设想失败的地方。而随着21世纪信息革命的不断深入,

人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丰富和多元的选择,产品设计中的“少”和“简单”是否能够征服消费者,带来深远的影响力,还是要看设计是否能捉

住时代发展的脉搏,洞悉社会大众消费心理。设计除了在产品与用户之间充当实际存在的联系纽带之外,还应该是意义的纽带。知名设计公司

ZIBA(该公司曾联想公司服务)总裁梭罗·凡史杰认为,设计的伟大之处是建立产品与消费者之间联系的过程,与人的需求建立联系,与人的

渴望建立联系,与他们的文化和所处的世界建立联系的过程。有的时候,帮助人们在他们的情感和自我之间建立联系也能得到很大的共鸣。简

单主义的设计风格投射着当下人们面对越来越繁复纠结的现代生活,渴望回归质朴生活的内在需求。而只有能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才能获得的

非凡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密斯的名言“少即是多”(Lessis More)一度曾被反对者讥讽为“少即是闷”(LessisBore)。在这其中,闷的理由来自

于哪里呢?如果把简单的设计看成只是清教徒式的节制,而遗失了有机的灵魂,产品的“自我”也便消失了。简单设计并不是一刀切式的整齐

划一,而是一门既讲究严谨的科学,又是充满跳跃灵感的技艺。优良的简单主义是在设计的删减过程中来寻找空间、线条和形式的博大内涵,

乔纳森·伊芙在设计iPhone手机时,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模型,就像是寻找符合缺口的另外半颗苹果一样,他反复打磨,精雕细刻,直至能够

天衣无缝地与想像进行对接为止。

  减法胜加法

  “少即是多,多即是少”,这不仅是形而上的哲学也是设计中的实用辩证法,而“少”的力量是来自于哪呢?简约主义的精髓又在哪里呢

  通过“最简单的手段达到最好的表达效果”一直是各个不同领域设计者的终极追求。瑞士巴塞尔著名建筑设计师彼得·赞特(Peter·

Zumthor)说:“从一个过分混乱的环境到一个十分简单的环境,这样的感受肯定令人惊喜。”事实上,在各种要素的簇拥中,图像、形式和声

音过度饱和时,如何尽可能地减少及筛除,成为最有说服力的举措。化烦琐为简单,机智巧妙地简化,这就是简约主义的精髓。

  将要素进行更加恰当的简化组合,最大化效率,简单主义变成一阵清新的风吹进人们渴望回归简朴的心理。在软件行业,甲骨文(Oracle

)公司一直奉行简单的企业文化,其市场总监马克·贾威斯(Mark·Jarvis)在接受记者的一次采访时,感慨万分地谈到,“简单”概念在其

品牌建设中所起到的巨大作用。早先,甲骨文推出了一则电视广告,广告中出现了战争与冲突的画面,最后这个广告以一个红椅子的形象为结

束。红色椅子象征着甲骨文的“充满知识的座位”。设计这个广告的人本来是这样想的,战争与争端是由于信息的封闭与知识的匮乏,而甲骨

文的智慧之椅能够化解这些冲突。这样寓意深远的广告结果受众却不买账。马克·贾威斯说,这个广告可以看作是甲骨文不会做广告的一个里

程碑。后来,惨淡的市场表现逼得该公司上下重新振作。马克·贾威斯坚持要言简意赅地提出产品的特性,提出了一个甲骨文“坚不可摧”的

广告口号,也许这个无比坚固的保证与承诺比解决世界争端的寓意更能带给人们安全感。正像那句中国的先哲老子所说:“天下难事,必做于

易”说到底,直截了当地告诉消费者你能解决什么问题,满足消费者的真实诉求,比天花乱坠的大话要奏效。

  生活的问题千头万绪,哪怕能解决一个问题,也是这个产品的“闪光点”。20世纪70年代日本人推出录放机,它的功能只是录和放,但它

的产品使用说明却有厚厚一大叠,功能按钮一大堆(当年日本人流行超时加工,工作人员无奈之下创造出来许多不必要的服务);而现在,你

的手机和PDA可以轻易地拥有上百种功能,但按键却只有几个—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产品功能变得如此复杂多样,但是使用上不断要求简化

再简化。简单的设计就是要挖掘人们真正到底想要什么东西。如今,设计师的挑战重心从设计“好看”的产品,开始转向设计“易用”的产品

。以易用性和人的需求为核心的设计被行业内称为UCD(以人为本的设计),在1999年UCD甚至被国际标准组织确立为一种工业标准。

  简单之路

  两年多以前,英国著名的设计师萨拉·伯曼(Sara·Berman)接到了来自于皇家飞利浦(PHD)市场总监的电话,她料想这家科技公司肯定

是要她设计一些能够穿戴在身上的科技产品,她准备礼貌地拒绝这个请求。而出人意料的是,她却在电话里花了一个小时和这个荷兰公司的高

管讨论起“简单”的含义。最后,她心悦诚服地答应了PHD的邀请,参加了这个公司的“简单主义顾问团”((SimplicityAdvisoryBoard)。

30岁的萨拉是英国正在崛起的年轻服装设计明星,基于简单主义,萨拉自己创立的服装品牌,销量在伦敦著名购物店Liberty’s里位列第二,

新款服装也是《时尚》常年的钟爱,在英国、美国、斯堪的那维亚和日本地区受到好评。这样一位对于“简单”有深入研究的成功者还是认为

,通向简单的设计之路却并不轻松。

  与萨拉相类似的是,香港著名建筑师张智强也同样接到了飞利浦公司的电话,这个23岁时获得米兰建筑展冠军,40岁获得意大利建筑比赛

冠军的有为青年,也同样被飞利浦关于“简单”的品牌规划构想所打动,心悦诚服地接受了邀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来自服装、汽车、IT甚

至医学界的专家佼佼者都被请到了会议桌前。这个具有悠久的技术传统的公司肯定是在开玩笑,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不懂技术的人做顾问呢。但

请注意,这家公司也是全球最早就注重设计的先驱。或许对这些顾问来说,将要开展的工作还不甚清晰,但是随着两年时间的不断深入,飞利

浦找寻“简单”的计划,也正逐渐清晰起来。“精于心,简于形(Senseand Simplicity)”,这是飞利浦为自己设定的新方向。设计并不是简

单的线条与空间的组合,而是一种审视世界的态度,是人们解决问题的方法,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态度和方法。一个企业要想带来深入的变革

就必须打破一切的束缚与习惯。世界知名的产品设计公司IDEO总经理汤姆·凯利(Tom Kelly)的一句话值得记住:“我们其实都在寻找各自的

“简单明了的界面”。或许有一天,我们能够一下子找到合适的那把钥匙,就是在通向简单的设计之路上的一个进步了。

  过去几年中英语世界中出版几本最为重要的设计学著作发出了相同的声音: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乔纳森·卡根和克莱格·沃格尔所著《创造

突破性产品》、IDEO公司总经理汤姆·凯利的《创新的艺术》和约瑟夫·派恩与詹姆斯·基墨合着的《体验经济》都指出,设计已不再仅仅是

塑造悦目的形象,而是创新的艺术。商店里那些庸俗乏味的商品,常常是屈服与妥协的结果,从多余的繁琐与累赘中解放出来,回归简单和质

朴,才是通向创新的坦途。

在线咨询
姓名:
电话:
邮箱:
地址:
主题:
内容:
验证码:
重庆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
②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③ 如您因版权等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请在30日内联系
④ 不良/侵权内容举报电话:023-63800591
诺德斯服装(深圳)有限公司深圳依贝尔服饰有限公司深圳市比格蓝德时装有限公司
珂罗娜时装(深圳)有限公司
法国巴黎金领服饰国际有限公司
广州市艮泰服饰有限公司
广州卡度尼服装有限公司
广东自由鸟服装有限公司
杭州碧雅服饰